阿野小同学

真正的奢华是内外兼修

冬天

要知道在中午的光景里写东西可是件稀罕事。

虽然是中午,屋子里还是一点光都没有并且四处漏风。我大概在椅子上坐久了,起来活动活动的时候竟然看到了窗户上结了冰。结冰的窗户让我想起了从前,从前的冬天比现在还冷,天比现在黑的还早,早到三点就看的到日落,四点在教室里等放学记作业的时候天就完全的黑了,然后放学的时候在校门口人挤着人买一根糖葫芦,牵着妈妈的手回家。妈妈总是来接我,从小到大,即使曾经住在离学校只有十米的地方,我一出校门,就能看到妈妈满是笑容,招手。我冲过去,拥抱。这套固定的见面动作从未改变的在我每一次见到她的时候使用,然后回家。

我家搬过几次家,大概三次。家里最小的时候只有一个房间,一张床,晚上把沙发搬过来靠在床上,我就睡在那里。日复一日,我甚至记清了沙发上所以花纹的图案样式线条大小。我对那间房子里发生的事并没有多少记忆,只是记得妈妈每次给我洗澡的时候都教我背一首宋词,岳飞的,李清照的,种种种种。妈妈最喜欢的一首是李清照的一首如梦令
常记溪亭日暮,沉醉不知归路。
兴尽晚回舟,误入藕花深处。
争渡,争渡,惊起一滩鸥鹭。
我好像再寻找不出什么特别的清晰的记忆,但却一直感觉好温暖,好幸福。

后来又搬了家,冬天里天还是黑的好早,亮的好晚,我上了初中,还够不上公交那会,爸爸妈妈还骑车载我上学,然后大概我越来越重每次都让他们好累好累,爸爸还会每次都跟我说一句,一天快乐。冬天风刮在脸上那么疼,我还是觉得好暖好暖。后来爸爸总是出差不在家,晚上就跟妈妈一起回家,我把手放在她的羽绒服兜里,她会给我买各种好看的口罩,帽子,给我捂的严严实实,然后在路上我给她讲一讲学校今天发生了什么故事,我们知无不言,她知道我所有的秘密,一起哈哈大笑。

再后来家楼下通了一趟刚好到学校的公交,每天早上六点半,天还好黑好黑的时候,我就去等车,有的时候车来的好慢,人又特别多,追车等车已经成为了我生活的常态,以至于在毕业很久我看到那个车都会条件反射的想跑过去。
好在那些时光都过去了现在的冬天家里好暖好暖,暖的花可以在寒冬里一直开,出门可以坐在自家车上开着暖风吃雪糕,爸爸也不用为了工作四处奔波,我考到了离家很近的大学,妈妈工作也很轻松,他们不时计划下春日的旅行,日子就是这么变得美好。

在这个冬日里。我坐在阴面寝室的床上,却看到了阳光。

评论
热度(2)

© 阿野小同学 | Powered by LOFTER